多媒体讲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多媒体讲台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O2O行业劳资纠纷多发58汽车陪练只是冰山一角

发布时间:2020-03-10 11:26:57 阅读: 来源:多媒体讲台厂家

A5交易A5任务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完成千万级别融资、高调进军8个城市的58汽车陪练,却在8月底悄然退出天津、成都、重庆等重点城市。但是,平台与教练间的合同纠纷却未终结。事实上,随着O2O市场的壮大,平台出现的劳资纠纷越发频繁。在北商研究院方面看来,正如外卖、专车纳税资质模糊一样,O2O行业各个业态的身份界定,和官方行业准则亟待出台。

经营半年悄然退场

了解到上述信息以后,北京商报记者日前与陪练冯先生获得联系。冯先生表示,58汽车陪练1月进入天津,并在当地招募陪练教练,许诺五险一金和底薪,这吸引了很多陪练教练加盟。58汽车陪练方面要求所有车辆车龄在6年内,行驶里程在10万千米之内。部份陪练的车不能满足条件,还为此特地换了新车。

让陪练大动干戈的缘由是平台提供的优厚待遇。据冯先生介绍,58汽车陪练许诺了6000元底薪,接单不满6000元按底薪计算;超过6000元部份按单量提成。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天津驾校教练工资在3000元左右,58汽车陪练的薪酬翻了1倍。

好景不长,8月31日,58汽车陪练忽然宣布从9月1日起不干了,并遣散所有员工和陪练。

8月31日还在工作,忽然接到同事电话说让我回公司一趟,公司要解散了。到公司一看,所有陪练都在,总部人说9月1日取消天津业务,不给任何赔偿。赔偿先不谈,即便解约也不能提早一天通知,这本身不合法。1名陪练表示。

合作存霸王条款

据了解,58汽车陪练平台曾与教练签署一份服务合同。冯先生称,签合同时,就有陪练对合同的性质提出了质疑,认为应签订劳动合同。平台方面要求教练全职工作,因此多数教练辞掉原有工作。合同上条款只对教练进行限制,却没明确教练应有的权利。但我们畏惧提出异议会解雇我们,就没提出异议。

正是由于合同性质,平台方面撤出后,陪练没有得到任何补偿。另外一位陪练告知北京商报记者,平台与教练签署了一年合同,许诺底薪和提成,刚满半年就单方解约。一些陪练失业后还要还买车的贷款。但据该人士泄漏,58汽车陪练方面认为二者之间属于合作关系,不该赔偿。

北京商报记者致电58汽车陪练,公司称因工作业务向学车转型,关闭了天津、成都、重庆3个城市,并解释称,虽然上述3地汽车保有量大,但对陪练认知度不高、市场开辟缓慢,致使经营不善,但合同问题不便泄漏。

双方关系认定存疑

昨日,十余名天津陪练前往58汽车陪练总部。58汽车陪练运营总监陆鑫表示,公司要求天津分公司负责人与教练签订合同,但合同却没有寄到北京,不承认合同疏漏。在教练提供招聘公告、工资流水、工作情况等证据后,58汽车陪练仍然坚持二者为合作关系,不予赔偿。与此同时,据一名陪练介绍,当时自己签订的合同上也没有58汽车陪练公司的公章。

知名IT律师赵占据指出,不管签署纸质合同与否,只要双方存在相应关系,就会自然生成一个隐形合同。合同性质则需根据实际行动判定。

北京商报记者又拨打了北京劳动仲裁热线,工作人员称,劳动关系认定的主要标准有3个,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受用人单位的劳动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教练在招聘时给出的条件是五险一金和底薪,58汽车陪练就近派单,教练不能自由选择,拒接要扣除1000元工资,三次拒接就不再有底薪。在月底,工资由平台方支付。从认定标准来看,合同性质的确存在争议。

在赵占据看来,若陪练证据充足可向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若判决为劳动合同,则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12条,向未签订合同的劳动者每个月支付两倍工资,并补缴齐五险一金。

虽然有着58作为招牌,但58汽车陪练却并不是58同城旗下品牌。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58汽车陪练成立于2014年8月,是58同城内部孵化项目,完成千万级融资后独立。除赶集网外,58同城投资并购了6家汽车行业公司、1家房产相干公司、2家招聘相干公司和5家生活服务相干公司,58汽车陪练也包括其中。这些公司不包括在58同城事业群和事业部中。

O2O平台问题频发

合同问题是多数服务O2O平台的通病,58汽车陪练只是冰山一角。据了解,多数O2O企业在扩大之初都会通过补贴方式吸纳专业人才,并签署服务合同。此前曾曝出某美甲O2O平台、上门推拿O2O平台也存在类似合同纠纷。赵占据指出,诸如专车、陪练、家政等O2O企业,都会与服务人员签订服务合同。服务人员从平台接单赚取薪酬,平台方从中抽成,在早期会给予一定补贴。比起劳动合同,服务合同的优势在于本钱低,无需缴纳五险一金,且不触及《劳动法》。

某上门推拿O2O负责人泄漏,平台与服务人员的关系要看平台属性,多数平台是互联网公司,只提供信息服务。虽然也会进行招聘和培训,但平台方向从业者安排工作,接单时间是由服务人员自由设置,属于合作关系。打车、专车类O2O通过劳务公司进行劳务外派,并未与司机构成合同关系。

O2O企业为保证用户体验,平台方面会与服务人员签订排他性合同。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在这类条件下,就会存在合同纠纷的隐患。

目前,O2O行业标准化的呼声越发强烈,曾有独立非盈利机构为O2O行业制定规范,北京市商务委也对生活服务业O2O提供专项资金支持,这让O2O行业得以向合法、规范方向发展。但是,目前尚未有相干法律法规出台,旧有行业标准对O2O行业也不太适用,这造成行业问题频发。业内人士认为,从业者选择工作时,可提早进行法律咨询,保障本身利益。

北京商报记者 李铎 肖鹏

诸暨海亮课后服务有限公司

中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重庆市永图晏安旅游开发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