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讲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多媒体讲台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李河君带领汉能谱写能源传奇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7:34:04 阅读: 来源:多媒体讲台厂家

原标题:李河君带领汉能谱写能源传奇  在中国总装机容量最大的十多座水电站名单中,除了三峡、大唐、国电、华能、中电投等众多央企或国企的名字之外,民企汉能控股是一个特殊的存在。由汉能主导建设的金安桥水电站,是全球水电史上罕见的由民营企业施工建成的、百万千瓦以上装机的水电项目。业内感叹,汉能能够坚持做成金安桥项目、汉能创始人李河君能说到做到实属不易。  汉能能够建成金安桥水电站,有偶然的机遇,也有注定的必然。执拗的李河君,在外界的偏见、险峻的环境、窘迫的资金等多重压力下,带领汉能一步一步缔造了300万装机的金安桥水电站。很少有人知道,汉能在拿下并建造金安桥水电站期间,发生了何等惊心动魄、起死回生的故事。  2002年,政府相关部门组织民营企业家赴云南投资考察,李河君是其中一员。当了解到云南省规划建设8座百万级千瓦水电站时,一心想找到真正事业的李河君突然来了灵感,认为清洁能源就是自己寻找多时的真正事业。而在当时,李河君已在几个中型水电站项目上颇有斩获。在拿下自己家乡广东河源的木京水电站后,李河君的目光投向了更大的江河之上。  趁此次考察,李河君四处走访,对金沙江进行深入调研,迅速展开了金沙江水电项目可行性调查。最终,李河君拿下了金沙江中游一库八级8座百万级装机水电站规划中的6座,规划总装机容量约1400万千瓦,总投资达到惊人的750亿元。  但李河君与汉能面对的,却是潮水般的质疑,因为在当时开发百万装机的水电项目,基本属于国家电力企业的专属特权。原本属于李河君的大部分水电站都划给了国有企业,几经博弈,李河君最终保住了金安桥项目。同时,李河君也立下了军令状:2005年底前后,实现大江截流。  2005年3月13日,华睿投资集团(汉能控股集团前身,以下统称汉能)全体高管在金安桥召开紧急动员会。在会上,李河君斩钉截铁的说,“金安桥年内截流工程关系到集团今后的整体战略能否如期推进,年内截流必须成功,不能失败,没有任何退路。”按照汉能向云南省政府的承诺,必须确保在2005年年底前实现大坝截流。否则,汉能的金安桥项目很有可能会拱手相让,被国有电力公司“截胡”。而汉能前期投入的40多亿,也会打了水漂。  在金安桥截流期间,金沙江的汛期格外狂暴,十年一遇的洪水设计标准的导流洞围堰面临严峻考验。一旦导流洞或围堰被冲垮,不仅将造成汉能严重的经济损失,而且汉能的金安桥水电站整个工程工期要推迟一年,更不要说年底实现截流了。经过二十多个参建单位全力投入抗洪抢险战斗,战胜了洪水,保住了导流洞和围堰,为汉能金安桥项目年底截流打下了基础。  汉能控股集团董事局副主席冯电波回忆,金安桥项目在建设高峰阶段,建面最长达13公里,同时施工人数达数万人。为了确保了金安桥项目的进程,每一位汉能人都憋着一股劲,废寝忘食,投入了巨大的精力。这股“不认命”的狠劲儿,从那时起开始一点点打磨汉能人的脾性。到后来,渐渐演变成了汉能强悍执行力的根源。  在汉能的金安桥项目施工中,电站导流洞、大坝土建和金属制安工程,需要挖掉730万立方米土石方,浇筑440万立方米混凝土。此外,还需要1180万吨人工砂石料。这些工程难题都可以由专业队伍解决,更严峻的考验则来自巨大的资金需求。尽管有银行批准的授信,资金依然吃紧,李河君开始四处筹钱。  但2008年8月,各大银行接到银监会通知,暂停对金安桥水电站贷款,汉能的资金流一下子就断了。截至2009年年中,汉能在金安桥水电站已累计投资90多亿元。李河君曾经回忆,为了应对高峰时期每天1000万元的投入,汉能把前些年建设的效益好的优质电站一个一个地出售。“这些项目都凝聚了汉能人的心血,其中最可惜的是青海尼那水电站——汉能在2003年以12亿元收购,当时已并网发电。在最困难的时候,汉能将多年积攒下来的风险准备金全部投了进去。”  但当时全体汉能人,心里都憋着一股力量:“我们汉能没有不可能。”在这股信念的支撑下,汉能一干就是8年。时至今日,站在大坝前,李河君仍会记得当时的艰辛和热血。所有的疑虑、质疑和不信任,都在金安桥水电站落成的那一刻,烟消云散。在中国总装机容量最大的十多座水电站名单中,除了三峡、大唐、国电、华能、中电投等众多央企或国企的名字之外,民企汉能控股是一个特殊的存在。由汉能主导建设的金安桥水电站,是全球水电史上罕见的由民营企业施工建成的、百万千瓦以上装机的水电项目。业内感叹,汉能能够坚持做成金安桥项目、汉能创始人李河君能说到做到实属不易。  汉能能够建成金安桥水电站,有偶然的机遇,也有注定的必然。执拗的李河君,在外界的偏见、险峻的环境、窘迫的资金等多重压力下,带领汉能一步一步缔造了300万装机的金安桥水电站。很少有人知道,汉能在拿下并建造金安桥水电站期间,发生了何等惊心动魄、起死回生的故事。  2002年,政府相关部门组织民营企业家赴云南投资考察,李河君是其中一员。当了解到云南省规划建设8座百万级千瓦水电站时,一心想找到真正事业的李河君突然来了灵感,认为清洁能源就是自己寻找多时的真正事业。而在当时,李河君已在几个中型水电站项目上颇有斩获。在拿下自己家乡广东河源的木京水电站后,李河君的目光投向了更大的江河之上。  趁此次考察,李河君四处走访,对金沙江进行深入调研,迅速展开了金沙江水电项目可行性调查。最终,李河君拿下了金沙江中游一库八级8座百万级装机水电站规划中的6座,规划总装机容量约1400万千瓦,总投资达到惊人的750亿元。  但李河君与汉能面对的,却是潮水般的质疑,因为在当时开发百万装机的水电项目,基本属于国家电力企业的专属特权。原本属于李河君的大部分水电站都划给了国有企业,几经博弈,李河君最终保住了金安桥项目。同时,李河君也立下了军令状:2005年底前后,实现大江截流。  2005年3月13日,华睿投资集团(汉能控股集团前身,以下统称汉能)全体高管在金安桥召开紧急动员会。在会上,李河君斩钉截铁的说,“金安桥年内截流工程关系到集团今后的整体战略能否如期推进,年内截流必须成功,不能失败,没有任何退路。”按照汉能向云南省政府的承诺,必须确保在2005年年底前实现大坝截流。否则,汉能的金安桥项目很有可能会拱手相让,被国有电力公司“截胡”。而汉能前期投入的40多亿,也会打了水漂。  在金安桥截流期间,金沙江的汛期格外狂暴,十年一遇的洪水设计标准的导流洞围堰面临严峻考验。一旦导流洞或围堰被冲垮,不仅将造成汉能严重的经济损失,而且汉能的金安桥水电站整个工程工期要推迟一年,更不要说年底实现截流了。经过二十多个参建单位全力投入抗洪抢险战斗,战胜了洪水,保住了导流洞和围堰,为汉能金安桥项目年底截流打下了基础。  汉能控股集团董事局副主席冯电波回忆,金安桥项目在建设高峰阶段,建面最长达13公里,同时施工人数达数万人。为了确保了金安桥项目的进程,每一位汉能人都憋着一股劲,废寝忘食,投入了巨大的精力。这股“不认命”的狠劲儿,从那时起开始一点点打磨汉能人的脾性。到后来,渐渐演变成了汉能强悍执行力的根源。  在汉能的金安桥项目施工中,电站导流洞、大坝土建和金属制安工程,需要挖掉730万立方米土石方,浇筑440万立方米混凝土。此外,还需要1180万吨人工砂石料。这些工程难题都可以由专业队伍解决,更严峻的考验则来自巨大的资金需求。尽管有银行批准的授信,资金依然吃紧,李河君开始四处筹钱。  但2008年8月,各大银行接到银监会通知,暂停对金安桥水电站贷款,汉能的资金流一下子就断了。截至2009年年中,汉能在金安桥水电站已累计投资90多亿元。李河君曾经回忆,为了应对高峰时期每天1000万元的投入,汉能把前些年建设的效益好的优质电站一个一个地出售。“这些项目都凝聚了汉能人的心血,其中最可惜的是青海尼那水电站——汉能在2003年以12亿元收购,当时已并网发电。在最困难的时候,汉能将多年积攒下来的风险准备金全部投了进去。”  但当时全体汉能人,心里都憋着一股力量:“我们汉能没有不可能。”在这股信念的支撑下,汉能一干就是8年。时至今日,站在大坝前,李河君仍会记得当时的艰辛和热血。所有的疑虑、质疑和不信任,都在金安桥水电站落成的那一刻,烟消云散。

布艺沙发套

线号机批发

工业香精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