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讲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多媒体讲台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小布什救市政策出台前的挣扎

发布时间:2021-01-25 10:23:13 阅读: 来源:多媒体讲台厂家

小布什:救市政策出台前的挣扎

总统先生,我们正在经历一场金融危机。  这令人担心的话语出自本•伯南克之口,他是美联储主席,性格平和,正面对着我坐在罗斯福厅中。这是2008年9月,在过去的两周里,政府已经接管了房利美和房地美这两个大型房产机构。雷曼兄弟提交了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破产申请。美林证券被迫出售。美联储借款850亿美元试图拯救美国国际集团(AIG)。现在美联银行和华盛顿互惠银行也濒临倒闭。  我们所坐的位置上方的油画上画着在马背上驯马的西奥多•罗斯福,我们都知道美国正面对几十年来最严峻的经济挑战。  本不打算救贝尔斯登  3月13日,一个周四的下午,我们得知贝尔斯登这个美国最大的投行之一面临流动性危机。和华尔街上的其他机构一样,贝尔斯登内部杠杆率很高。资本中的每1美元,都被用来借款30美元进行投资,多数还投在了抵押债券上。当房市泡沫破裂时,贝尔斯登暴露了出来,投资者纷纷撤走了自己的账户。  这突如其来的危机让我很惊讶。我关注的一直都是比较寻常的经济问题,例如就业和通货膨胀。我以为所有的大型信贷问题都能被监管者和评级机构发现。毕竟,我通过签署《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加强了金融监管,以应对安然财务欺诈和其他的公司丑闻。即便如此,贝尔斯登差劲的投资决定使得公司命悬一线。  我第一反应是不救贝尔斯登。在自由的市场经济中,失败的公司就该被淘汰。如果政府干涉,就会制造道德上的混乱:其他公司会认为政府也会挽救他们,这会鼓励他们冒更大的风险。  汉克同我一样坚决反对政府干预。但是他解释说,贝尔斯登破产会严重影响到整个金融系统。贝尔斯登和几百家银行,投资人和政府都有金融往来。如果这家公司突然倒闭,会减少人们对于其他金融机构的信心。我担心制造道德混乱的同时,更担心金融系统的崩溃。  “贝尔斯登能找到买家吗?”我问汉克。  第二天大早,我们得到了答案。摩根大通的高层有兴趣收购贝尔斯登,但是担心接手贝尔斯登高风险的抵押债券组合。本同意之后,汉克以及纽约联储主席蒂姆•盖特纳制定了一个计划,消除摩根大通的忧虑。美联储将借款300亿美元清理贝尔斯登持有的没有人要的抵押债券,摩根大通以一股两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贝尔斯登。之后经过重新谈判,价格调整为每股10美元。  华盛顿很多人谴责这次救市。而贝尔斯登那些保住工作的员工,和那些眼睁睁看着自己股票在两周内下跌97%的股东,可能就不这么认为了。我们的目的并不是要奖励做出错误决定的贝尔斯登。我们为的是不让美国人民经历严重的经济冲击。5个月后,似乎我们做到了。  政府接管房利美和房地美  “汉克,他们预见到了吗?”  “总统先生,”他回答道,“我们的动作会非常迅速,让他们措手不及。他们听到的第一个声音将会是自己的头撞在地上的声音。”  这是2008年9月的第一周,汉克•保尔森刚刚提出计划,收购政府赞助的两大房产公司房利美和房地美。  政府在2008年所有必要的紧急行动中,拯救房利美和房地美是最令人沮丧的。很多年来,大家有目共睹这两个政府赞助企业的问题。房利美和房地美超出了推广房屋所有权的任务范围。他们像对冲基金一样大量融资,冒巨大的风险。在我的第一次预算中,我曾警告:房利美和房地美扩张得太厉害了,他们是“一个潜在的问题”,可能“严重地影响金融市场”。  2003年,我提出一个议案,加强对政府赞助企业的监管。这些企业在华盛顿的一些朋友阻止了议案的通过,房利美和房地美的高层之前都是政府官员。  在2005年的预算中,我发出了更为严厉的警告。“这些政府赞助企业杠杆率太高,和其他规模类似的金融机构相比,它们持有的和资产相关的资本太少。”  那年夏天,我们在宪法上做出了又一次努力。约翰•斯诺和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主席理查德•谢尔比一起紧密合作,制定了改革法案授权一个新的管理机构,减少政府赞助企业的投资证券组合比例。  2008年夏天,我已经17次公开要求政府赞助企业进行改革。第18次终于成功了。代价则是我们可能面临全球金融系统的崩溃。7月,国会通过了改革法案,其中一个重要的内容我们5年前已经提出过:政府赞助企业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监管机构。这个法案给予财长暂时权力,如果两房偿还能力出现问题,则向房利美、房地美注入流动性。  这项法案通过不久,吉姆•洛克哈特带领的新监管机构重新研究了房利美和房地美的账目。通过财政部的帮助,审查人员得出结论:政府赞助企业中的资金远远不够。8月初,房利美和房地美双双宣布季度亏损严重。  这个影响是严重的。从小镇银行到中国和俄国这样的大型国际投资者,所有持有政府赞助企业产品的每个人都认为这些产品得到了美国政府的支持。如果这些政府赞助企业违约,那么将会出现全球多米诺效应,而美国的信用会受到影响。  根据汉克的强烈建议,我认定唯一避免这场灾难的方法就是政府收购房利美和房地美。要靠汉克和吉姆说服房利美和房地美的董事会吞下这苦药。我很怀疑他们会弄出很多诉讼来。但是9月7日星期日,汉克在白宫打电话给我说事情已经成功了。星期天晚上亚洲市场反弹,而道琼斯也在周一上扬了289点。  国有化美国国际集团  9月15日午夜后,有着158年历史的投资银行雷曼兄弟申请破产,我们没有来得及拯救它。  恐慌的情绪开始滋生。投资者开始抛售股票,购买国库券和黄金。客户纷纷撤出在投行的账户。信用市场紧缩,因为贷款人牢牢抓住手上的现金不放。依靠流动性作为润滑剂的金融系统这个传送装置停止了工作。  好像这一切都不够一样,巨型保险公司美国国际集团也正面临一场自己的危机。美国国际集团经营财险、寿险业务,并为城市、退休基金、401(K)退休项目以及其他影响着每个平凡美国人的投资工具提供保险。这些业务都运作正常。但是美国国际集团不知为何濒临倒闭。  “这是怎么回事?”我问汉克。  答案是这样的:美国国际集团的一个部门——AIG金融产品,为很多抵押债务提供保险,而且还投资了更多类似的产品。抵押贷款违约数量不断上升,公司要拿出至少850亿美元,而美国国际集团根本拿不出。如果公司没法立刻筹齐钱款,它不仅面临倒闭,而且还会拖垮其他大型金融机构和许多国际投资者。  纽约联储试图通过私营部门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没有一家银行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筹到美国国际集团所需要的钱。只有一个方法能保住公司:联邦政府需要干涉。本•伯南克汇报说美国国际集团和雷曼兄弟不同,它持有足够稳定的保险业务作为担保,有资格申请联邦紧急贷款。他说出了条件:纽约联储将借给美国国际集团850亿美元,集团用稳定且有价值的保险做担保。作为回报,政府会接受美国国际集团79.9%的股权。  这笔交易一点儿都不吸引人。其实是将美国最大的保险公司国有化。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不到48个小时,这时候拯救美国国际集团看起来非常矛盾。但是这比起金融系统崩溃来要好得多。  拯救美国国际集团让我们承受了人们对于金融系统长达3个星期的愤怒。每一天,状况都变得更糟。我开会前道琼斯上涨200点,可30分钟后我开会出来,道琼斯已经下跌了300点。市场很焦虑,我也一样。  9月18日,也就是雷曼兄弟宣布破产3天后,经济团队在罗斯福厅召开了会议。本提出了经历第二次大萧条的可能性。然后汉克和证券交易所主席克里斯•考克斯提出了方案:为所有资金市场的存款提供担保,出台新的借贷工具重启商业票据市场,暂时禁止卖空主要金融股,购买几万亿美元的抵押债券——这项举措是后来大家知道的问题资产救助计划,也叫做“TARP”。  这个策略将很大程度地干涉自由市场。这和我的本能背道而驰。但是这对于停止国内的恐慌来说是必要的。我做出决定:唯一能在长期保证自由市场的方法就是短期干预。  一个紧急会议  汉克和他在财政部的团队非常努力地向国会推荐救市计划。我们提议拨款7000亿美元——这笔钱占抵押市场的5%,这遭到一些争议和反对。一位共和党参议员说我们的计划会“让自由市场消失并将社会主义带入美国”。  从某些角度来说,我赞成他们的意见。我最不想做的就是拯救华尔街。但是每一个我信任的经济学家都告诉我这是不可能的,实体经济的状况和华尔街的命运息息相关。  如果信贷市场持续冻结,最终的负担会落到美国家庭的身上:退休账户的价值大幅下降,大量的人失业,房屋价值继续下跌。  9月24日,我在黄金时间的全国演讲中解释了救市计划。讲话播出了几个小时后,正在进行下一届总统竞选的约翰•麦凯恩与我通话,他希望我能在白宫就救市计划召开一个会议。  我知道约翰所处的位置很难。他正在和伊利诺伊州议员奥巴马竞争选票,很明显经济问题影响了约翰的竞选。  我们告知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和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哈里•里德会议将在9月25日周四下午举行。我致电参议员奥巴马,告诉他我希望他能修改一下竞选的日程。并邀请他来参加这个会议。  第二天下午大约3点30分左右,与会者陆续到会。我坐在理查德•尼克松捐献给白宫的大木桌中央。汉克•保尔森、迪克•切尼、乔希•博尔滕和我代表本届政府。党派领袖和主要委员会主席代表国会。总统候选人麦凯恩和奥巴马坐在桌子的另一头。我们的工作人员像沙丁鱼一样挤在房间里。没有人想错过华盛顿政治舞台的这场精彩演出。  会议开始时,我首先强调了尽快通过议案的紧迫性。世界都在关注,看美国会不会行动,而两党都应该迎接这个挑战。汉克汇报了动荡市场的最新情况,呼应了我尽快通过议案的要求。  我转向议长。她让参议员奥巴马发言。奥巴马有着平和的气质,他谈了谈计划的大框架。我认为他告诉大家他一直和汉克保持联系是非常明智的。他是想展示出他了解情况,进行参与,并且准备帮助法案通过。  奥巴马说完后,我转向约翰•麦凯恩。他没有发言。我感觉很困惑,是他要求开这个会议的。我以为他有备而来,制订了让议案通过的计划。  一开始的戏剧很快变成了一出闹剧。大家的情绪激动起来。说话声音也变大了。能听到一些尖刻的言语。我看着大家唇枪舌剑,如果不是话题牵涉到如此重要的事情,这还是挺有趣的。  会议快要结束时,约翰发言了。他简单地谈了谈得到共和党议员选票的困难之处,并表达他希望我们能达成一致。  艰难的投票  9月29日周一下午早些时候,众议院就救市计划进行了投票。  下午2点07分,进行了议案的最终投票。议案没有通过,285票对205票。民主党赞成通过法案,140票赞成,95票反对。共和党反对法案,65票赞成,133票反对。  我知道这次投票的结果会很糟糕。我的党派在扼杀问题资产救助计划上起到了主要作用。现在共和党要承受经济危机影响带来的责任。  几分钟后,股市直线下跌。道琼斯下跌777点,是112年历史上单日的最大跌幅。标准普尔500指数下挫88个百分点,是自1978年黑色星期一以来的最大跌幅。  投票结束不久后,我在罗斯福厅会见了汉克、本以及经济团队的其他成员,想要寻找下一步怎么走。我们真的只有一个选择。我们必须再次提出这个法案。  我的希望是市场强烈的反应能够让国会清醒过来。很多人投反对票是因为看到这个议案要花7000亿美元。之后他们目睹了市场在不到3小时内疯狂损失12万亿美元。每一个有退休个人账户、退休金和电子交易账户的选民都会很愤怒。  在博尔滕的带领下,我们制订了一个策略,先在参议院提这个法案,然后再到众议院提。哈里•里德和米奇•麦康奈尔很快在议案中增加了一些新的条款,希望能得到更多支持,其中包括暂时增加联邦保险公司对于储户的保险,保护中产阶级家庭不受可替代最低税的影响。法案的核心——也就是用7000亿美元加强银行信贷,解冻信贷市场并没有改变。  参议院周三晚上进行了投票,议案以74票对25票通过。众议院在两天后,也就是10月3日周五进行了投票。我又给举棋不定的议员打了一圈电话。我关于系统崩溃的警告这一次更有说服力。由于共和党督导罗伊•布伦特以及民主党多数党领袖斯滕尼•霍耶的杰出领导,议案以263票对171票通过。  虽然拯救计划并没有给金融问题画上句号,但是银行开始恢复借贷,公司开始找到了运转所需要的融资资金,影响市场的恐慌慢退去。自信——作为强有力经济的基础——慢恢复。

河北定制西装厂家

T恤衫厂家

北京T恤衫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