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讲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多媒体讲台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张震廖凡神仙阵容对垒雪景却比他们更抢戏

发布时间:2020-12-25 16:19:42 阅读: 来源:多媒体讲台厂家

原标题:张震、廖凡神仙阵容对垒,雪景却比他们更抢戏?

《雪暴》启动了张震和廖凡双雄对峙的神仙阵容,加持了文艺男神黄觉、人不红但以戏好闻名的刘桦,人员配备凶猛、呈现效果却略显平庸。

几位男神神仙打架级别的演出,消解在略显套路化的剧作节奏中、让人顿生疲惫之感,反而是雪景镜头的运用,格外抢戏。

自然景观的节奏内化

《雪暴》中茫茫林海、万顷雪原不仅仅是自然风光、地域特色,一片银装素裹既是令人惊奇的视觉享受,也是推进案件本身的独特内嵌条件,同时又是契合角色心态变化的情绪节奏。

风雪山林这样特殊的地理结构,构成了独特的动作戏份执行方式、滋养了特殊的审美体验。

长云暗雪山之时、雪花大如席之际,一切枪战、追逐戏份都有了格外不同的呈现方式。

第一点,无人来访的深山雪岭成了一个相对密闭的“世外”空间,保证了除却主角之外、没有无关人等能随意进出,构成了一个理想意义上的“超大型”密室。整个雪原就类似一个“犯罪密室”,否则张震无法和廖凡谈条件“给你六个小时走出去”、否则无人支援情况下孤胆英雄独自上阵的情况很难合理。

第二点,“雪”提供了正邪几方斗法的特殊装备。刘桦饰演的度假村值班人员,因为谙熟地形和气候,而具有天然优势,雪中归途他轻易在翻越一个陡坡之后甩掉张震和黄觉;廖凡等人能成功埋伏金车,就是因为利用了雪山地形、催动原木顺雪滚下,而他们逃逸的方式也是依赖雪“弃车滑雪”、试图转移走金子的方式还是“雪中”特产:他们选中了山崖下冰雪融化的河流;张震在子弹耗尽的情况下反击黄觉,依靠的也是雪地“独家”:捕猎野兽的陷阱夹子。

所有这些与雪深度相关的因素,从宏观、微观等不同维度,打法、逃法等诸多细节,共同构成了一出独特的“雪战”盛宴。

第三点,“雪”成了角色情绪的催化剂和加持器。

电影中数次关于风雪的壮阔长镜头,都赋予了“自然景观”情绪性的神秘诉说功能,野云万里无城郭、雨雪纷纷连大漠式的画面,在犯罪、情爱之外更增添了几分苍茫踏雪行的凄怆与血色浪漫。

惨惨柴门风雪夜、廖凡持枪而来、如同修罗般出现,自带遇佛杀佛遇神杀神的气场,大雪满弓刀的雪景更为他增添了几分末路狂花式的枭雄浪漫。

万仞雪峰如画中,李光洁饰演的警察在电光火石之间被劫匪一枪爆头,张震的角色此后始终沉浸在这样的悲痛里:“我想把他抱起来,可他的血流了一地结成了冰冻在一起,我怎么也抱不起来”。雪虐风饕愈凛然,似为英雄和一曲天地同变色的悲歌。

此外,壮阔的雪景在构成雄奇自然景观的同时,也构成了电影的风格基调和美学色彩:怒涛卷霜雪的天地风云变色之间,暗藏着对于自然无垠力量的敬畏、对于命运宏大主题的叩问。

黑白灰复调人性透视

首先,《雪暴》在紧锣密鼓的罪犯片和求之不得的爱情悲剧之间,保留了对“人性经不起诱惑”母题的反复求索。

无论是犯罪团伙内部三人的黑吃黑、还是他们和警方达成妥协交易时的黑白反转,抑或刘桦这个“向导”黑化掺和进来产生的贪念,电影时刻奏响着对人性贪婪软弱母题的警惕与悲悯。

暴戾迅猛的动作镜头,既是给观众的视觉震撼猛料,也是对匪徒们穷凶极恶个性的“自然态”生猛展示。戏里张奕聪饰演的老三似乎对暴力上瘾、缺乏基本的共情能力,面不改色拿着斧头跺警察时的凶残,和他个性里幼弟对长兄的依赖感中渗透出的孩子气幼稚,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兄弟二人关于“爹妈是被你气死的”一番互相推诿,三言两语就勾勒出一个迷途少年在凶悍兄长带领下一步错步步错害人害己的悲剧。

黄觉饰演的老二看似是最通情达理、最容易被争取到我方阵营的一位,但雪地里达成协议之后他迅速出尔反尔开枪企图杀老三、试图干掉同伙独吞金子,分分钟显露出悍匪真正的凶残与冷血;后半段更是始终和廖凡绷着一根极其紧张的弦,随时准备黑吃黑火拼。

如果说老大代表着罪恶核心的意志力,离经叛道、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但又隐隐又几分枭雄的痛苦和魅力;老二则代表着彻头彻尾的利益主义,随时为金子当墙头草、随时可以虐杀任何队友;老三则是在无知无觉中被卷入恶里的惨剧,而刘桦饰演的“贪心路人”扮猪吃老虎情节,则代表了人性中普遍的贪婪、动摇,一念成罪,一步就能踏入永远的万劫不复。

其次,《雪暴》对于人物情绪的塑造,有阶梯式的层级渲染。

电影里张震和李光洁的角色同时爱上一个女孩、其中一人意外死亡,这样的故事在影视剧中其实并不新鲜;但《雪暴》对这个“老桥段”的处理,一是通过扎实的细节刻画来强化偶然悲剧的惨烈真实,二是藉由演员精准的状态来传递困境。

张震沉浸在悲剧和复仇中求死求正确的心境,电影做了几次不同程度的铺垫。

第一次是营救桥上讨债不得、绑架了对方女儿的苦命亡命徒。虽然这是警察的分内工作,但张震的角色执行方式显然过去不要命,一言不合就将汽油浇满自己全身、手动替换小女孩当人质、眼疾手快拉着亡命徒一起跳下。

虽然最初动机是良善的,最终结果也是好的,但这个角色明显带着一些“不要命”的毁灭性,因为心魔太重心结难解而“求死”式救生。

第二次则是在小酒馆里和一群小混混发生口角,身为警察明明可以亮明身份好言相劝,但他偏偏选择以一敌多、头破血流的火拼。他求的不是此刻的对错,而是长久以来无从发泄的愤懑和痛苦。

第三次则是他和犯罪团伙遭遇之后的数次博弈、玩命阻击。

电影中隔着昏黄的小酒馆玻璃窗,张震对倪妮说:案子一天不结、我就永远停在那一刻走不出去。张震整个人的情绪都扎扎实实弥漫着角色的生无可恋,为此他的戏中造型不惜以“牺牲俊朗外形”为代价,着力打造痛不可抑的创伤心态。

与其说这是一出对英雄虚幻形象的赞歌,不如说这是对英雄真正血肉之躯的痛彻心扉的理解与敬意。

电影中廖凡饰演的反派反复诉说“大雪过去之后,没人会记得”。不,我们都记得。

舒心结语

《雪暴》这部电影最大的问题,在于让人觉得总差了一口惊艳之气。细节反转的惊魂感是有的,廖凡杀来的神魔气场是有的,张震反复凄恻的痛苦是有的,金钱蚕食人性的警示是有的,完成度是合理的、但瑕疵也不少,求深度求质感的初心明显,但套路感也不少。

如此神仙阵容,却未必真出了神仙品相。

【舒心酱原创文章,严禁抄袭转载】

N08020合金管件

酥饼机

PCB厂

瓷砖粘结剂